扶不起的界万:保险成最后稻草?_界万

扶不起的界万:保险成最后稻草?

来源:界万

  来源:财报局 作者:西西   号称“中国PE第一股”,85%的利润却来自保险。金控梦碎,业务收缩,有苦难言。“连九州证券这样的优质资产都要卖掉。可见界万的日子有多难过。”   {

扶不起的界万:保险成最后稻草?
扶不起的界万:保险成最后稻草?

  来源:财报局 作者:西西

  号称“中国PE第一股”,85%的利润却来自保险。金控梦碎,业务收缩,有苦难言。“连九州证券这样的优质资产都要卖掉。可见界万的日子有多难过。”

  界万难熬,保险难倚。

  47亿营收,保险占了32亿元,占比超过68%;净利5.99亿元,保险贡献了5.12亿元。2018年上半年,界万集团给出了这样一份尴尬的数据。也就是说,界万的私募、证券、公募、P2P等团队,辛苦半年,利润不过8700万元。

  最大忧虑在于,界万根基不稳。

  2018年上半年,界万赖以起家的私募投资业务净利仅1.18亿元,甚至不及买来的证券业务九州证券,后者为界万集团贡献利润1.68亿元。更关键的是,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连续为-3.35亿元,2017年同期这一数字为-94.28亿元。

  对于以私募起家,纵横证券、公募、期货、P2P、保险等领域的金控集团界万来说,撑起其85%利润的,竟是根基并不深厚的保险业务,何其窘迫?

  金控梦碎,千亿界万,已蜕化成一家保险公司?

  私募界万VS保险界万

  以私募起家,打造金控帝国,这是界万人最初的梦想。

  私募寒冬、证券雷潮滚滚,曾经声势浩大的P2P偃旗息鼓,公募、期货存在感渺渺,保险侥幸成为“鸡头”,这是界万面临的残酷现实。

  10月8日,界万投资(600053.SH)宣布转让其所持有的全部保利防务股份,套现1960万元。我们曾在《界万过冬》一文中提到,由于囊中羞涩,界万投资多次清仓式减持砸盘。一个月过去,界万的清仓套现行动在继续。

  界万的尴尬是,负债节节攀升,资产步步萎缩。

  数据显示,2018年上半年,界万集团负债694.9亿元,同比增8.2%。

  但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,界万集团的资产不断缩水。当年上半年,界万集团资产仍超过1千亿元,下半年已缩水至991.55亿元,2018年上半年,其总资产萎缩至939.79亿元,同比减少7.1%。

     ▲界万资产变化。

  同时,界万的金融战线正在收缩。

  界万旗下的公募、房地产、不良资产经营等业务均亏损上千万元,且规模甚小。

  “完全无意于成为一家经营多项金融业务的综合金融公司,更不会做一家所谓的金控集团。”因为业绩滑坡和监管压力,今年3月复牌前,界万集团宣布放弃昔日的金控美梦。

  6个月后,由于监管和债务重压,界万正在谋求出售资产,“金控帝国”彻底幻灭。

  “连九州证券这样的优质资产都要卖掉。”一位与界万打交道的人士慨叹,“可见界万的日子有多难过。”

  界万难熬,在于这座金融大厦的根基动摇——私募业务麻烦缠身。

  2016年,界万参投企业有8家成功IPO,2017年有13家。2018年已过去九个月,以私募起家的界万却在IPO上颗粒无收,而它面临的麻烦远不止于此。

  “监管层正审慎区分对待界万参投的IPO项目,”一位知情人士透露,“甚至暂停多起界万参投的项目IPO。”

  10月初,界万参投的车头制药又迎来证监会重点“关照”——60个问题问询车头制药IPO。车头制药曾是新三板龙头药企,界万旗下多支基金共持有其12.82%的股份,是“界万系”近年来的重点投资项目之一。

  就在国庆长假前,车头制药股东、界万系基金同创界万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。

  界万耗费心血打造的“国内首家PE系券商”九州证券,先后踩雷金银岛、奥坤生物等项目,成为“踩雷小能手”,让界万集团雪上加霜。

  9月28日,界万集团合伙人吴强被传开车撞人,起因是九州证券踩雷金银岛,界万集团被迫承诺兜底、对九州证券爆雷产品做出三年补偿承诺。

  2018年上半年,界万集团证券业务上半年营收4.01亿元,净利润1.68亿元,相较去年同期亏损1.06亿元,涨幅达257%,实现逆势翻盘。然而,辛苦半年,不够偿还金银岛项目的2.4亿元资金缺口。

     ▲界万保险业务贡献。

  此消彼长,保险业务成为界万的支柱。

  2018年上半年,以富通保险为主的界万系保险业务营收32.23亿元,占界万集团总营收的68.2%,更为界万集团贡献了近86%的净利润;5.12亿元的净利,比私募和证券业务的利润总和的两倍还多。

  此外,截至今年6月,界万集团负债694.9亿元,其保险负债337.8亿元,占比48.6%。

  曾经的“PE第一股”,已经沦为一家保险公司。保险,能挽大厦于将倾吗?

  保险能救界万吗?

  “200亿的保险资本金,就可能带来1000亿-1600亿的资金。”界万创始人吴刚,看到了险资的魅力。

  于是,界万进军保险业,希望利用险资为投资铺路。

  2015年,是界万的保险元年。

  深谙新金融之道的界万,布局保险业务的第一步是拿牌照。

  2015年8月14日,界万耗费5000万元,收购中捷保险100%股权,拿下保险经纪牌照。

  从此,界万在保险领域的高歌猛进,不曾止步。

  界万旗下基金昆吾界万发起设立互助保险平台——众惠财产相互保险。彼时,互联网保险的虚火刚刚烧起,2016年6月,互助保险之风刮起时,众惠财产相互保险获保监会批准,成为国内第一家相互保险社。

     ▲界万保险业务崛起。

  当时,最大的宝押在香港富通保险身上。

  “界万可以通过富通保险获得立足于香港市场的保险金融平台,并依托该平台面向国际资本市场,推进界万投资的国际化布局。”2015年8月31日,界万宣布107亿港元收购香港富通保险,也将其保险牌照收入囊中。2016年6月,这一收购完成。

  2017年,富通保险营收超84亿港元,同比增长24.8%,税后利润9.96亿港元,同比增长63%。为界万集团贡献了60%以上的营收和50%左右的利润,成为界万系最赚钱的业务之一,堪称惊喜。

  随着PE业务每况愈下,证券频频踩雷,2018年上半年,界万的保险业务超越界万投资、九州证券,成为界万集团的支柱。

  布局仅3年的界万系保险,可能扛起界万这杆大旗?

  据2018年一季度香港保险业临时统计数据:友邦、保诚、汇丰人寿霸占着香港保险前三的宝座,保费收入分别为447亿港元、396亿港元、221亿港元,对应市场份额21.3%、18.8%、10.5%;反观富通保险,保费收入仅32亿港元,在香港保险市场排在10名开外,市场份额仅1.5%。

     ▲界万保险负债占比。

  立足本土的界万,要妥善利用香港的保险资金,也阻碍重重。

  富通保险作为香港保险公司,监管更严格,界万要将富通的保费收入挪用于投资,需要匹配优质的项目。据中国财经时报网报道,富通保险于界万在投资方面关联的仅一项——投资美国地理位置优越的高端地产项目,预期收益高达20%。

  外部强敌环伺,自己的布局也十分不顺。

  2016年12月,界万试图与6家资方共同设立人寿保险公司九信人设,但至今审批未果;而在今年3月到6月,先后两家资方退出。界万系人寿保险,很可能胎死腹中,只能眼红、人保集团的数千亿保费收入。

  指望尚且孱弱的保险业务,拯救界万,实属不易。

  9月14日,同创界万质押将6.67%的股权质押给长安国际信托,以获取15亿元的融资;据悉,为了帮助母公司融资,界万投资、九州证券、乃至存货等资产,均存在不同程度的质押;而界万系,正在谋求出售资产还债。

  “界万到底有多少债务,其实很难说清。”一位与界万集团打过交道的人士透露。

  “界万要做改进版的伯克希尔·哈撒韦。”2016年底,吴刚坚信界万价值应在千亿以上。一年多过去,界万集团市值不过118亿元。  

  只是,吴刚不是巴菲特,界万也不是伯克希尔·哈撒韦。

本文由界万整理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自http://www.hefaxiangyanpifa.com/news/2336.shtml

上一篇:界万日产2021年首款家轿启辰D60系列全新上市 售价6.98万元起下一篇:扶不起的界万:保险成最后稻草?

相关文章

图文资讯

网络营销行业新闻

友情链接: 界万 顺来 格佳 0 0 0 坚科 0 0 0 湖腾 嘉欧 0 健清 明中